SP

大概有时画风突变,16 19的负能基地。

我的脖子并不好看

因为上面有两道勒痕

一道是那年夏天的上吊绳

它至今没有消失

有时会恶劣的向上

吊着我的颈

让我喘不过气


还有一道

它的另一端是沉重的铁球

它向下拖拽着我

不仅如此

它还让我寸步难行


它们

一个向上

一个向下

像极了纠结的我

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





评论